人才、技術外流質疑不斷 臺積電如何夾縫中生存?

人才、技術外流質疑不斷 臺積電如何夾縫中生存?

避仲救清 在野轰为选情断尾求生

(圖/今週刊提供)

「我25年前的夢想,現在將由Mark(劉德音英文名)來實現。」

美國時間12月6日,臺積電創辦人張忠謀飛往美國,參加臺積電亞利桑那州新晶圓廠的裝機典禮,這番致詞的開頭,是一個在他手上未竟全功的美國晶圓廠夢,也是對他的接棒者、該公司現任董事長劉德音的期許。

這場包括美國總統拜登、蘋果執行長庫克、輝達執行長黃仁勳、超微執行長蘇姿豐共同出席的盛會,是臺積電時隔25年之後,再一次展開美國建廠計劃,而這項計劃背後最重要、也是最具指標性的核心人物,正是劉德音。

1996年,臺積電在美國華盛頓州成立WaferTech這家合資晶圓廠,由於缺乏生產效率,以及沒有供應鏈聚落的支持,導致WaferTech一度面臨嚴重虧損,那次的滑鐵盧,讓原本希望能就近服務客戶的臺積電,有很長一段時間,再也沒有把赴美設廠當成一個可供公司成長的選項。

癡情酷王爺:戀上替嫁小廚娘

然而,2018年6月劉德音接任臺積電董事長後,迎向他的,是全球政經局勢一次次的動盪。當年,先是美中貿易戰開打,2020年,又有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期間更發生史上最嚴重的「晶片荒」;時序來到今年,8月更發生新臺海危機,這些黑天鵝事件的接連發生,在在讓過去專注技術的臺積電,難以迴避地緣政治的議題。

2020年5月,劉德音拍板臺積電二度赴美、在美國亞利桑那州興建該公司的晶圓21廠,「Mark要的,是在臺灣政府、美國政府和客戶之間取得平衡。」一名半導體人士指出。

只不過,儘管是受到地緣政治的驅使,而做出必須赴美設廠的決定,劉德音仍舊有着自己的步伐。一名半導體業內人士分析,以臺積電的執行力,如果換作在臺灣建新的晶圓廠,大約在一年半到兩年就會完工並進入生產,「而且這樣一座全新的十二吋廠,一開始就是(月產能)8萬片到10萬片起跳。」

然而,臺積電美國廠從宣佈建廠至今,卻已逾兩年,且目前僅進入裝機階段,就初期月產能,五奈米廠月產能2萬片,未來規畫中的三奈米廠月產能2.5萬片,都只是一個晶圓廠要維持營運的最低規模,同時,當外界對美國的高成本、技術外流、人才外移種種議題,不斷提出質疑時,這些雜音似乎毫不影響劉德音,用自己的節奏實現美國廠計劃。

「大家放心」、「別擔心」,今年以來,劉德音被問及關於美國廠的進展,他除了強調「會照計劃進行」外,甚少透露相關細節;其實,對於種種挑戰,他並未停止尋找解方,像他曾在一次法說會上說,臺積電在解決美國高生產成本的同時,更重要的,是在當地尋找更大的商業機會。

他也沒忘25年前赴美建廠的教訓,「我們知道客戶需求會波動,美國廠不會限制在特定一組客戶上。」

若伸出双手,便成为羽翼

iPhone 14将量产 陆代工厂急招人

特殊生命刑105
雲如歌 小說

不理會外界喧囂,劉德音帶領的臺積電,正低頭走穩每一步,無論這座明年量產、採五奈米制程的廠房未來如何,這家晶圓代工龍頭已經用一個無所畏懼的態度,正面迎向時代的改變,主動將大勢握在手中。

冈山同学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