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柏傑嘆「人真的很脆弱」 車禍斷腿陷絕望

專訪/王柏傑嘆「人真的很脆弱」 車禍斷腿陷絕望
青青的悠然 小說

关于冲田同学变成了校园恋爱喜剧女主的那些事
仙 魔 同 修

王柏傑(右)和導演林君陽共同接受訪問宣傳《疫起》。(陳俊吉攝)

金獎導演林君陽執導新片《疫起》全臺熱映中,取材自20年前的SARS封院事件,王柏傑飾演胸腔科主治醫師「夏正」,完美詮釋第一線醫護人員的矛盾與掙扎,片中看着染疫者的生命在自己面前一點一滴地流逝,他坦言,拍完後更能深刻感受到,「人真的很脆弱跟渺小,所以很多事情就不要這麼計較,放寬心過好每一天最重要,珍惜每一個當下和未來 」。

王柏傑在片中原本下班後要回家爲孩子慶生,卻因一位車禍重傷病患臨時被召回,又因病毒爆發受困在醫院中。剛好拍攝該片期間,女友謝欣穎的愛犬Cookie也突然癲癇發作陷入彌留,只好緊急安排醫生到家幫忙安樂死,王柏傑表示,當天早上就得知這個噩耗,但直到放飯纔敢拿出手機看,「真的是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我也因爲要拍片,得爲我的工作負責,沒辦法立刻回去看親愛的家人,只好眼淚擦一擦把戲拍好,再回臺北」,訪問中他也秀出了脖子上的毛小孩骨灰紀念項鍊。

王柏傑在片中因病毒爆發受困醫院,戲外也因爲要拍片無法立刻回臺北看愛犬。(陳俊吉攝)

電影也呈現了醫護在病人死亡後的無力與挫敗,演藝生涯中是否有過這樣的感受?王柏傑憶起自己剛退伍時,因爲一場嚴重車禍導致左腿斷掉,「覺得自己完蛋了,什麼事都不能做,我跟經紀人都陷入一陣絕望,醫生也不可能說百分之百會好嘛,當下真的很無力,不知道還有沒有辦法回這個行業」,幸好之後馬上接到電影《盛情款待》的邀約,他還拄着柺杖去試鏡。

提到片中最困難的手術戲,王柏傑笑喊「每天都要一直催眠自己『我可以做到』」,導演林君陽也補充,確實是該片拍最久的一場,「光是把道具弄好就要半小時,而且一次失敗就完蛋了」,因爲劇組只有2個完整假人道具,1天用1組,「一開始那刀一定要出血,所以埋在裡面的血管也得配合好」,王柏傑立刻說「我真的超緊張,想說這麼重要的一刀,怎麼不讓手替或是專業來呢」,除了有老師教學外,他也買了道具在家看影片練習,皇天不負苦心人,最後那刀切得相當精準也沒手抖。

影》大熊闯小客车惨被「卡住」 失控大闹下场曝光

王柏傑在片中完美詮釋第一線醫護人員的矛盾與掙扎。(陳俊吉攝)

而該片不僅是王柏傑繼《絕世情歌》後時隔4年迴歸的大銀幕作品,也是他首度嘗試演出醫療題材,「久違回來拍電影,光聽到可以跟這麼優秀的團隊合作就超興奮,但也非常緊繃,因爲覺得不能搞砸」,不少影評人看完後也紛紛表示他在片中的表現是本屆金馬影帝大熱門,他謙虛說「年輕時可能會有得獎的野心跟想法,但現在的我就沒有那麼渴望了,我有沒有盡力比較重要,雖然過程辛苦,但很值得,這比獎項更重要」。

「亲耳听到」游淑慧爆绿基层喊助郭连署:说是好生意

導演林君陽希望幕後工作人員可以獲肯定,被大家看見。(陳俊吉攝)

導演林君陽曾憑藉《我們與惡的距離》在金鐘獎上榮獲「戲劇節目導演獎」殊榮,對於今年金馬和北影是否有信心?他表示「得獎不得獎很靠緣分,我滿期待可以入圍,但是是不同獎項的入圍」,希望幕後的工作人員可以被肯定,「雖然觀衆可以看不太出來這部有什麼特效,不過寫實的特效其實是最難的,如果入圍或得獎就讓大家發現《疫起》有什麼特效」。

僵尸医生

经营权之争 新光金回应:谈并购时机不对

空运走私毒品花招百出 缉毒单位与歹徒斗智绳之以法